当前位置:首页 > 走南闯北福清哥

【海外福清人】侨胞郭进光的“福清洋”精神

2019-04-02 09:02:04[字体:][来源:()]



据《东南网》(记者陈春福 兰楚文) 福清洋,这个名字对马来西亚其他地区的人民来说也许极其陌生,但马来西亚霹雳州实兆远的华裔居民来说却是耳熟能详,如雷贯耳。那么,福清洋是如何得名的呢?一百多年前,大批福清人开始离乡背井下南洋,其中有1万多名福清人来到马来西亚,他们最初就落脚在马来西亚霹雳州曼绒市的实兆远和甘文阁之间的一片约2500公顷的油棕地之上,于是当地人就将这个地方称为了福清洋。

曼绒市是马来亚半岛西岸的沿海城市,福清人早年下南洋,在这里安身立命,以打渔为生,过着讨海人的生活。与马来西亚许多其他华裔族群的情况不同,在这里,福清人的习俗和家乡话很完整的保留了下来,许多福清特有的食品如番薯圆、福清饼、起家糕等也能在这里找到。

马来西亚霹雳州曼绒市福清公会主席郭进光的曾祖父郭本鼐就是当年下南洋大军中的一员。郭本鼐是福清市棉亭村人,17岁就到了马来西亚,在福清洋开基立业,成为这个地区的村长,热心社团工作,还创办了育英学校。

郭进光曾祖父的下南洋之路也改变了后代的命运。郭进光的祖父与父亲在祖荫之下过着富裕且低调的生活,没有参与当地的社团或学校活动,在地方上也是默默无闻的普通百姓。

到了郭进光这一代,则完全走了一条与祖辈不同的道路,除了进军商界,还延续了曾祖父的办学事业和社团工作。

马来西亚霹雳州曼绒市福清公会主席郭进光。

驰骋商场,打拼奋斗积累财富

现年51岁的郭进光,在他人生前三四十年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个人财富的累积上。

育英小学毕业后,郭进光进入南华国中,只读念了三年就辍学了。辍学后,他也没有继承父亲渔业事业,而是从海洋转到陆地,与数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创办了保健品公司,并将业务一步步拓展到了马来西亚、泰国、印尼、文莱等国家和中国香港地区,旗下经销商达30多万人。赚得了第一桶金之后,他又将公司业务拓宽到了农业、地产业等多个领域,并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谈及福清洋,郭进光开玩笑地说:“这里地点特殊,土地增值很快,所以这里的居民都很富裕。穿着短裤走在道路上安哥(uncle)安娣(aunty),很可能都是千万富翁啊!”

如果说驰骋商场是郭进光努力求得,那担任育英学校董事会董事长,则完全是“他人逼迫”,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育英学校。

“被逼”任育英学校董事长,领导学校改革结硕果

郭进光与夫人周美玉育有二男二女。2000年,郭进光因为孩子上学,第一次出席了育英学校的家长教师协会会议,由于他在马来西亚企业界的名气颇大,当场就被推选为家长教师协会的理事,隔年(2001年)便众望所归的当上了家长教师协会主席。

2002年,郭进光又从家长教师协会转入育英学校董事会担任起来董事长,郭进光说他担任董事长的过程很戏剧化,让他“措手不及”。育英学校董事会因为肯定郭进光耿真的性情与过人的才干,相信他的组织能力和前瞻思想可以为学校带来更大的凝聚力和更广阔的前景,认为他的先进理念能够改变学校传统的校政与校风,就一致通过推选他为校董事会董事长。郭进光说,育英学校召开董事大会的那一天,他正在吉隆坡开会,会议中接到一通电话,得知了自己已经成为了学校的董事长。“我既没有提名,也没有出席会议,绝不可能当选董事更遑论是董事长。但电话那头说,你没有提名,但会议上有人提你的名字,然后全体一致通过,你就是董事长了。”至今,郭进光讲起这件事,还是摇头摆脑,有些难以置信,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当上董事长以后,董事会还修改了章程,删除了董事长限制任期两届共四年的条文,让他这个董事长成了无限期的。提及此事,他语带调侃地笑着说:“他们居然将楼梯也拆掉了,硬是让我上了楼却下不来啊!”

虽说一开始是“被逼”当上了学校董事会董事长,但成为董事长的郭进光对学校的发展、对学生的关心,却都是发自内心的。作为一所1903年注册,如今已经115岁的老学校,育英学校经过了岁月的洗礼,见证了几代福清人在实兆远可歌可泣的奋斗篇章。

刚成为董事长郭进光发现,学校学生不断外迁他校上学,为了遏止学生的流失,当时董事会建议购买巴士,接载外地学生来学校上课,但郭进光拒绝了。他认为,这种扩充生源的方式只是治标,只有进行学校改革、强化学业成绩才是治本之道。

学校发展要花钱,董事会责无旁贷,身为育英学校董事长的郭进光更是肩负重任。长期以来,董事会一直是通过对外筹款的方式筹集建设学校所需要的资金,但是,郭进光带着筹款的队伍只走了一个上午就打道回府了,因为他发现这种筹款办法并不管用。“我们拜访了三个人,得到的是仅仅10元至100元的回应,这样子要何年何月才能筹足所需的款额?这绝对不是筹款的好方法,我因此当机立断收队回家”。郭进光虽然不去筹款了,却宣布学校建设工程立即上马,董事会瞠目结舌,认为这位新董事长发疯了!可郭进光知道,自己没有疯,他内心却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要跳出传统的筹款方式,找出更有效的筹款方法。

如今郭进光再提起筹款,就扯开嗓子哈哈大笑,直言他的筹款方式最轻松、最没有压力。育英学校是福清人创办的学校,许多福清人都希望能为乡人的树人大业干点好事、实事,而这名企业家出生的董事长开朗、热情和不拘小节,他采取个别突破的办法,任何学校建设需要的款项,他总能找到热心人士心甘情愿“伸出头来让他砍一刀”。捐款人不但高高兴兴地出钱,还会亲力亲为,参与工程设计到项目监督的全过程,确保工程完美竣工,既有参与感,又有成就感。

一番改革之后,育英学校的校舍亮眼耀目,陈旧的校舍变成非常现代化建筑风格的学校,软件设备成为了全曼绒市之先,学生的学业成绩更是脱胎换骨,誉满曼绒。在各方齐心协力之下,在郭进光的大力改革下,育英学校已经从郭进光笑言“越读越笨”的学校蜕变成了满校精英的优秀学堂,成为曼绒市各所学校学习的楷模,学生数量更从2002年时的100多人,增加到了目前的超过500人。

与其他福清人一样,郭进光也十分重视传统文化教育,希望继续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我们提倡和鼓励华语,可以促进全体华族的沟通与了解,我们也绝不可放弃本身的方言,方言是我们的魂,失去了方言我们就失去了魂魄。”因此福清洋的育英学校,如今可能是全马来西亚第一所也是唯一一所在课外活动推行以福清话沟通的学校。

郭进光在马来西亚霹雳州曼绒市福清公会会所内留影。

任职社团,福清二字在心中扎下“根”的情怀

领导学校成功进行改革建设,让郭进光在地方上出了名,马来西亚霹雳州曼绒市福清公会(以下简称“福清公会”)也盯上这一号人物,2012年4月,他又被选为会馆的领导,从此走进人生道路的另一个轨道。

进入福清公会到领导曼绒市福清公会,让郭进光从零开始认识“福清”这两个字的含义。在这之前,他总在企业圈里翻腾打滚,谈的是生意,想的也是生意,如果不是成为了育英学校的董事长,“福清”几乎只是一个湮没在岁月里的不常用名词。即使有鱼雁往来,年日久了,也是“江头数尽下南洋雁,不寄西风一幅书”,乡亲乡情,在岁月淘洗之下,不仅淡了,也渐渐疏远了。

接任福清公会主席之前,郭进光经常看到马来西亚一些其他的乡团组织开展到中国的夏令营或冬令营的活动,心中早已是跃跃欲试。成为福清公会主席后,他立刻与福清市人民政府和相关侨务部门联系对接,兴致勃勃地组织起了“回乡寻根”的冬令营。公会同乡对冬令营活动兴趣极大,报名踊跃,三两天内人数就爆满,小至十五六岁,老至七八十岁纷纷报名参加。

郭进光笑称,自己组织了一个“四不像”的冬令营团。然而,到了福清后,福清市人民政府热情的程度与行程安排的用心度,让郭进光大吃一惊,从此“福清”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名词,而是与“家乡”划上了等号,回乡路也从此在他心中扎下了根。

近年来,他与福清建立起了非常密切的联系,福清公会也成了协助两地乡亲寻亲谒祖、文化交流、商贸往来的有效平台。郭进光先后30多次带领在马来西亚的福清同乡,回到家乡福清寻找到了失去联系几十年的亲人,重续几近断绝的血脉联系,产生了一幕又一幕的感人场面。这些画面让郭进光深深感悟到——人类最珍贵、最不能切割的是血缘关系,也让他深深了解到了这是埋在他们心里的“根”,是属于中华民族独有的民族情怀。

一百多年前,郭进光的曾祖郭本鼐从遥远的福清漂洋过海,来到“实在远”的实兆远安身立命,赚了钱、养了家、办了学堂、教化了同乡,在福清洋这一片土地上,留下了令人传诵的美名。一百多年后,郭进光“被逼”“入学”,又偶然入会,沿着曾祖父郭本鼐的足迹回溯,成就了一条截然不同的回乡之路。

福清洋区内,十字路口旁边的小花圃里矗立着一块写着“福清洋”三个字的鲜红石刻,旁边摆上着一尊漆黑的大炮。福清洋石刻、漆黑色大炮,对生活在福清洋的福清人而言,代表的是一段历史的记忆,是割不断的血脉亲情,是福清人敢做敢为的个性,是如鲜红石刻一般,发光发热的福清洋精神。

打印关闭复制链接
推荐RSS
  • 最新视频
  • 推荐视频
本月热点
江苏快3 上海快3 内蒙古快3 上海快3 河南快3 贵州快3 江苏快3 吉林快3 极速快3 江苏快3